• 华融证券配资www.syjia.cn

券商股权质押“风险账单”:38家券商信用减值173亿 逾335亿诉讼待解

关键词:券商,股权,质押,“,风险账单,”,38家,信用,据,

据东财choice数据显示,2019年以来,截至4月29日,券商作为原告公开披露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纠纷,高达147起,涉及诉讼金额逾335.62亿元。 “券商对坏账的计提不像银行有那么严格的

  • 据东财choice数据显示,2019年以来,截至4月29日,券商作为原告公开披露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纠纷,高达147起,涉及诉讼金额逾335.62亿元。

    “券商对坏账的计提不像银行有那么严格的标准,对于已经起诉的股票质押违约,目前大多数券商没有计提预计负债,这里存在一个实际损失的问题。”华南一家中型券商投行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。

    随着各种风险事件频发,股票质押“踩雷”事件对券商的业绩造成了不小的压力。

    对于信用减值损失,国泰君安在情况说明中指出,主要是孖展和股票质押式回购的减值准备计提。公司2019年年报显示,20.5亿元的信用减值损失中,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减值损失为10.37亿元,占比超过五成。其中,买入返售金融资产的信用减值准备主要为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产生。

    “虽说2018年以来多家券商主动调整股票质押回购业务定位,采取措施审慎开展增量业务,股票质押业务存量规模持续下降,但股票质押成为计提资产减值的重要来源,必须引起重视。”长城证券非银金融团队指出。

    信用减值损失高企涉诉金额超335亿元

    信用减值损失超过20亿元的还有国泰君安,其2019年损失20.5亿元,相比2018年的9.76亿元信用减值损失同比增长109.89%。

    除了目前已经暴露在年报中的已被计提的减值损失外,还有众多股票质押风险尚潜伏在“地下”。

    此外,中信证券2019年的信用减值损失也高达18.91亿元。中信证券指出,公司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减值损失为7.9亿元,占据信用减值损失较高的比例。

  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整理发现,自2018年以来,由于股市波动、宏观经济下行等影响,大量股票质押式回购面临违约局面,频繁有券商加入了“追讨大军”,拟通过清收、诉讼等方式弥补损失。

    目前,已经有部分诉讼追讨成功或者庭外和解,但也有部分诉讼尚没有结果,甚至直接导致上市公司计提减值损失。

    而“踩雷”数量最多的则是太平洋证券。2019年以来,截至目前太平洋证券已经公开的“股票质押回购业务纠纷”高达18起,涉及当代东方、鹏起科技、美都能源、天夏智慧、商赢环球、胜利精密、美丽生态、ST银河、厦华电子、盛运环保、祥源文化、众应互联12家上市公司的股票。

    与此同时,进入2020年,中原证券的质押风险还在不断侵蚀公司业绩。2020年一季度,公司再次对发生信用减值的单项金融资产计提信用减值准备共计6650.15万元,具体涉及神雾节能、新光圆成、长城影视等共5只个股的股票质押项目。

    值得一提的是,上述上市公司从2018年起大多数遭遇了风险事件,股东资金链断裂,甚至部分企业还因为违法违规行为面临退市风险,而诉讼结果也颇为渺茫,针对部分涉诉案例,中信证券计提了减值准备。

  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整理数据发现,截至目前,已有38家上市券商或其母公司披露了年报,年报数据中因股票质押违约导致的各项信用减值,引发市场热议。数据显示,38家券商合计计提信用减值损失173亿元,占累计净利润的比例高达16.31%,同时也远超2018年93.76亿元的信用减值损失。

    在减值规模上,2019年共有6家券商信用减值损失金额超过10亿元。不过,要论2019年损失最惨重的则非海通证券莫属,海通证券2019年的信用减值损失高达28.47亿元,占其2019年净利润(105.41亿元)的比例高达27%。

    如*ST康得的股东康得投资集团就同时登上了招商、中信两家券商的“被告席位”,涉及金额15.18亿元;新光控股集团被中原证券、西南证券等多家上市券商起诉;银禧科技股东石河子市瑞晨股权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被中原证券、光大证券同时起诉等。

    “股票质押业务的风险主要集中爆发于2018年,2019年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,但依旧有很多存量的股票质押风险有待处置,因此2019年很多券商集中处理了一批股票质押业务风险,计提了较大的减值准备,从而对全年利润及年报多项财务指标形成了较大的压力。”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何南野受访指出。

    据海通证券透露,主要是其他债权投资信用减值损失增加,不过其年报并未披露造成减值损失的具体项目。但可以确定的是,公司的应收融资租赁款、融出资金、其他债权投资、买入返售金融资产等项目金额均较高,分别为7.39亿元、5.11亿元、4.62亿元和3.56亿元。

    根据东财choice数据显示,2019年以来,截至4月29日,券商作为原告公开披露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纠纷,高达147起,涉及诉讼金额逾335.62亿元。由于国海证券、东北证券、招商证券等部分诉讼并未披露具体的涉诉金额和被告身份,所以实际涉诉金额要远高于这一数据。

    公开资料显示,目前披露年报的上市券商中,中原证券、光大证券、天风证券、西部证券四家上市券商的信用减值损失远超过公司2019年净利总额。其中,中原证券信用减值损失高达3.5亿元,相当于同期归母净利润(5822.27万元)的6倍。

    已经披露的数据中,涉诉金额最大的是中信证券。choice数据显示,2019年中信证券公开了9起涉及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纠纷的诉讼,涉诉金额合计61.30亿元,涉及兴源环保、隆鑫通用、*ST康得、东方园林、*ST龙力、印纪传媒、首航高科、上海莱士、贵州百灵九家上市公司的股票。

    西部证券也“踩雷颇多”,公司2019年计提信用减值损失6.53亿元,但其同期净利润却只有2.02亿元。公司对质押的乐视网、中南文化、*ST信威股票分别计提减值准备约2.51亿元、1405.47万元和2.83亿元。

    随着4月30日年报收官日临近,上市券商的年报披露也已经进入尾声。

    目前,太平洋证券已对部分案件涉及的债权计提资产减值准备,其中2019年以前计提减值1.78亿元,2019年计提减值5720.43万元,冲回(转销)减值3258.78万元,减少2019年净利润约1846.24万元。而鉴于案件尚未审结,诉讼(仲裁)事项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影响暂无法预计。

    值得一提的是,在各大券商的股票质押式回购诉讼纠纷中,还有不少股东一次“坑害”多家券商。

    4月25日,太平洋证券曾公告称,公司对公司及子公司近12个月内累计涉及的诉讼(仲裁)事项进行了统计,诉讼(仲裁)金额合计本金9.32亿元。

    而这或只是当前股票质押风险的一角。

    不过,目前券商主流的处置路线仍以诉讼清收为主。

    据前述投行人士介绍,目前券商处置质押风险的主要手段包括:清收诉讼、自主消化(减值损失)和转让给第三方。此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独家报道,为了处置存量已经违约的股票质押,有部分券商将其打包作为不良债权转让给资产管理公司处置。

发表时间:2020-04-30 | 评论 () | 复制本页地址 | 打印

相关文章

  • 华泰联合证券配资www.i

    这对整个新三板市场的生态也不是一件好事。 那么,“分手费”到底该不该给?给多少? 记者从一些业内人士处了解到,从法律性质看,挂...